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放馬洲的早晨

2019-08-08 16:03:42  來源:張家界新聞網  作者:譚向東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五月的早晨,太陽還沒有鑽出地平線。澧水河畔,清風徐徐。于這樣的風裡,我站在倚水之濱的放馬洲上觀景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這是我第一次在早晨莅臨放馬洲,看小城河畔的風景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眼前,一片闊大的水域,形像一個湖泊,環繞着小城的西北郊外。這裡便是兩條母親河溇江和澧水的交彙處。放馬洲就是這片水域的南岸,跟溇江與澧水交彙處的永安渡隔水相望。從永安渡到放馬洲,一片形似湖泊的寬廣水域,把城市和郊外的鄉村間隔區分。許多城市似乎都是這樣的,在河流的交彙地油然形成,可以說,城倚水,水依城,城水相偎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溇江是澧水的一條支流,在這裡彙入。于這樣的早晨,河水格外澄清明亮。形似一塊寬而大的銀布,平鋪在小城西北郊外。一座橋從銀布上橫空而過,南北架立,是小城北擴的唯一紐帶。這條紐帶的南端,系着别具風情的放馬洲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如今,放馬洲成一座公園,倚水而立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河畔的早晨,微風吹拂,平靜的水面泛着層層波瀾。水是柔軟的,河風大時,水浪在柔軟的水面上随風揚起,碰觸到堅固的河堤岸,又緩下來。河面上那些翻滾的波浪,是放馬洲早晨的一幕風景。在水浪啪啪啪敲擊河岸的響聲裡,總會迎來一位位阿媽和阿叔在河岸浣衣。那一陣陣棒槌敲打衣服的聲音,如歌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放馬洲的河灘原來碎石嶙峋,現在鋪着平整方正的岩磚,成了廣場。晨間,常有晨練者在這裡,或慢跑,或快走。放馬洲的早晨,别樣的甯靜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甯靜中,自然就有惬意的風景。河岸有釣魚的人,端正地坐在河堤岸上,雙手扶一根釣竿,一雙眼睛靜靜地注視着離河岸不遠處的水面。釣魚是甯靜的守望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在釣者身後,是座人造的小山丘。山上滿覆泥土,泥土上鋪着草皮。上面栽植着從鄉村移栽來的各樣樹木。小山靜然鶴立,透着泥土别樣的芬芳。山的南麓有人造荷塘。荷塘也是甯靜的,有河霧袅袅彌漫,恍然似仙境。荷塘裡躺着不多見的睡蓮,一片片尺多寬的荷葉,倚水面飄浮着。其間有五六片荷葉已脫離水面,亭亭玉立,随輕拂過的河風自由地搖擺着。荷葉間,有兩三朵含苞待放的荷花蕾已探出頭來,開始綻開潔白的花朵。我想起書中的荷花定律,說,一旦看見一朵荷花綻開,不幾日便會迎來滿塘花開。其實定律也不是包括全部。比如睡蓮。睡蓮要生長在完全無污染的澄清水域中才會想着荷花定律。在污染變了顔色的水裡,睡蓮是永遠不會開花的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放馬洲與水交接的地方,也尋不見原始的河灘景象。沿河全是平整寬闊的石闆路。石塊修砌,用水泥勾着縫,有些就地取材的石塊,還有着長年被水沖涮的磨光。不難猜想,這條河堤多是就地取材而修築。河水時不時地輕柔拍岸,更顯放馬洲獨特的甯靜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放馬洲的甯靜,勝過許多言詞的表達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河岸每隔三五米遠就栽着垂柳。五月,柳條上挂滿綠葉,特别纖長的,會垂到水波蕩漾的河水裡。放馬洲沿河的風景,别有一番鄉村風情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注目垂柳下的河水,眼前閃着粼粼的波光。遙望垂柳的盡頭,陽光潑撒在水面上,放馬洲伫立在一片金色的陽光中。在這金色的曙光中,放馬洲公園的廣場上、小徑上、荷塘邊、沿河大堤上,三五成群,人頭攢動。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晨間特别甯靜的放馬洲,又迎來新一天的熱鬧。klU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klU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